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蛟龍出海
蛟龍出海

蛟龍出海 撫琴的人 著

連載中 張龍周晴

更新時間:2020-02-18 11:10:11
小說主角是張龍周晴的小說叫做《蛟龍出?!?,本小說的作者是撫琴的人寫的一本都市生活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曾經看不起我的女神,現在來我的公司應聘……有朝一日虎歸山,定叫血染半邊天;有朝一日龍抬頭,定讓黃河水倒流!...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3吳云峰的威脅

我肯過去,不是想要英雄救美,也不是抱著什么目的過去獻殷勤,只是一場同學聚會下來,讓我覺得周晴現在人還不錯,尤其是她幫李磊說話,讓我對她有點刮目相看,就想過去問她搭不搭車,搭車就載她一程,不搭那就算了。

我把車開到公交站臺下面,放下副駕駛的車窗叫周晴的名字,周晴一開始都沒想到這車是沖她來的,我連叫了兩聲,她才驚訝地彎下腰來,看到駕駛座上的我,才說:“呀,是你……”

顯然,周晴還是不記得我的名字,我有些無語,但還是說上來吧,去哪我送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都沒指望周晴能上我的車,畢竟她連吳云峰的車也沒上。讓我沒想到的是,她猶豫了一下,就說她去復興小區,問我順不順路?

我說順路,周晴“嗯”了一聲,拉開車門坐了上來。

我把車窗合上,又把暖風開到最大,便繼續打著雙閃往前面走。說實話,和以前心里的女神坐在一起還是挺緊張的,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周晴也有點局促不安,拍了拍頭上的雪,四處打量了下,才問我什么時候買的這車,看著挺不錯的。我說沒有,公司的車。這時候,周晴也想起來之前我和班主任說我在奇峰服裝廠工作的事了,就問我是不是司機?我點點頭,算是承認,周晴有些低落地說:“那也挺不錯了,我去奇峰應聘過,可惜人家沒要我?!?/p>

這事我當然記得,她從人事部出來的時候我就在門口,還知道她和喬大姐吵了一架,不過我沒提這茬,而是說下次你再去,給我打個電話,沒準能幫上你。那個時候,司機也是份挺體面的工作了,一般只有領導的親信才能擔任,所以周晴也沒懷疑我在吹牛,而是很開心地說好啊,又拿出手機要記我的電話。

我說了一遍我的號碼,周晴記了下來,卻不知道該存什么名字,有點尷尬地看著我。

我也沒當回事,笑著說我叫張龍。

提起我的名字,周晴終于有點印象了,說:“原來是你啊……”又上下看了看我,不可思議地說:“你變化可真大!”

我的變化確實是大,畢竟以前我連一件干凈衣服都沒,整天邋里邋遢的,現在好歹穿著體面,不過我不愛說以前的事,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然后就轉移了話題,說我剛才過來,看見吳云峰準備載你,你怎么沒上他的車呢?

周晴沉默了一下,才輕輕說了一句:“吳云峰不順路?!?/p>

一看她這樣,我就知道她在撒謊,但是我也沒有追問,畢竟我倆不熟,她也沒有義務向我交代實底。我心里想,可能以前她倆搞過對象,覺得坐在一起不太好意思吧,接著又想起吳云峰說把周晴玩爛了的事情,心里有點不太舒服,也就閉嘴不說話了。

一路沉默,很快到了復興小區門口,我打算把周晴送到樓下,但周晴說不用,直接就下了車,并跟我說:“張龍,謝謝你了,回頭我要還去奇峰應聘,一定會找你的!”

說完這句話后,周晴就冒著風雪進小區了。自始至終,我也沒把那支鋼筆拿出來,因為我感覺周晴已經忘記那件事了,實在沒有必要舊事重提。至于周晴的最后一句話,我也當是客套,沒當回事,畢竟吳云峰說了要給她安排工作,人家不一定能看上我那。

但我沒想到過了幾天,周晴真就給我打電話了,說她想來奇峰上班,問我能不能幫忙。牛都吹出去了,也不能不辦,就給我二叔打了個電話,把周晴的情況和他講了一下,并說周晴想去財務部。

二叔沉默一下,問我這個同學重不重要,重要的話可以安排到財務部,不重要還是去其他部門吧,畢竟財務部不是誰都可以進的。我本來想說重要,但是想起周晴曾經對我做過的事,以及她和吳云峰的事情,就改口說一般吧,也不是很重要。

二叔就說,既然這樣,讓她去銷售部鍛煉一下,隨后看情況再說。

銷售部也是個挺重要的部門,廠里訂單全靠這個部門在拉,而且很容易出成績,廠里好幾個經理都是銷售部出來的,當然缺點是累,需要經常加班,而且需要厚著臉皮去拉客戶,很多臉皮薄的都做不了這事。

不過我沒反對,作為同學,我算挺仗義了。掛了二叔的電話,我又給周晴打過去,說進財務有點難,只能去銷售了。我以為周晴會不愿意,畢竟她也挺心高的,否則不會和喬大姐吵架,結果周晴一口答應下來,還問我什么時候能去報道。

我說合適的話,你現在就過來吧。

周晴行動很快,半小時后就過來了,看來是真的想找工作。周晴對廠里不熟,我就領著她去報道,還帶她參觀了一下廠子,車間、食堂、宿舍、辦公樓等等。周晴是本地人,不需要住宿舍,但是可以午休。雖然廠里沒人知道我和二叔的關系,不過我是司機,大家還挺賣我面子,所以一路都很順利。

最后,我把周晴送到銷售部,就回宿舍候著去了。

想到上學時候的女神,這會兒在我名下的公司上班,這種感覺還是挺神奇的,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在心頭。晚上下班以后,周晴給我打了電話,說要請我吃飯表達謝意,我也沒有拒絕,欣然赴約。

能和心目中的女神一起吃飯,是我多長時間以來的夢想啊,但是現在真的實現,我反而很淡定了,可能也是我長大了。但要說我對周晴完全沒有想法,那也是不可能的,畢竟是我暗戀了很多年的女生。只是,我懂得克制自己,當然也可能是自卑心理作祟,仍舊不敢表現出來,也不敢去過多幻想。吃飯的時候,周晴不停說著謝謝,我說沒事,舉手之勞而已,接著又問了一個讓我疑惑很久的問題:“你怎么沒去吳云峰家里的公司上班,憑你倆的關系,很容易吧?”

周晴淡淡地說:“我想靠自己?!?/p>

和之前問她為什么不上吳云峰的車一樣,我還是覺得她在撒謊,不過我也沒有追問。吃過飯后,出于禮貌,我提出送周晴回家。周晴挺驚訝的,問我廠里的車,難道能隨便開?

我說是的,張總不在乎這點油錢。

在廠子里,我叫二叔一般都是張總,一來國有國法廠有廠規,二來我也不愿意把我和二叔的關系搞得人盡皆知。周晴笑了一下,說你倆都姓張,不會是親戚吧?

我說我倒想呢!

周晴本來也是開玩笑的,所以并沒繼續深究,而且這會兒也沒公交車了,就同意我開車送她。在路上,我倆又聊了會兒,她問我怎么當上司機的,我說我高中畢業就出來打工了,無意中認識了張總,一直熬到現在,混了一個司機。

周晴聽了非常感慨,說時機太重要了,像她這種念了大學出來的,反而連個工作都找不到。

其實那個時候,大學生的含金量還蠻高的,可惜周晴學的專業比較偏門,才導致后來的焦頭爛額、求路無門。

從這天起,周晴就在廠里上班了,對她來說這份工作來之不易,所以她還挺珍惜的,工作起來也比較拼,加上她本身是個美女,在和客戶談判的時候有著天然優勢,所以業績還挺不錯,不到一個月就拉了好幾個大單,就連二叔都聽說了她的事跡,私下說我的眼光不錯,給廠子里拉來一個干將。

周晴和以前真的是不一樣了,少了那股子尖酸刻薄,變得很是穩重成熟,每天穿著制服,里里外外地跑,看到我后會很熱情地打招呼。她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又請我吃了頓飯,再次向我表示謝意,說沒有我就沒有她的今天。

我說你這話言重了,這都是你自己的努力。

周晴挺開心的,還喝了幾口酒,可惜她不勝酒力,沒幾杯就暈暈乎乎了。吃過飯后,我又照例送她回家,車子不能進她家小區,所以我把車子停到外面,扶著她往她家樓底下走。這還是我第一次和周晴這么近距離的接觸,以前簡直想都不敢想,她身上好聞的香味不時侵入我的鼻間,搞得我有點頭腦發熱,不過我也沒有因此想入非非,畢竟我都二十多了,不是十六七歲,沒有那么容易沖動。

而且因為吳云峰說過的那句話,其實我對周晴是有點排斥的。把周晴送到單元門里以后,就轉身往小區外面走了。

但還沒有走上幾步,旁邊的樹叢里突然竄出一個人影,一個高大的身軀撲到我的身前,像是餓虎撲食一樣,死死掐住我的脖子,惡狠狠說:“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是活膩歪了!”

當時的我十分震驚,這還是我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處理,只是借著路燈的余光一看,才發現面前這張猙獰的臉,竟然是吳云峰!

吳云峰卡著我的脖子,又說:“張龍,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也有資格來搶我的女人?”

再接著,吳云峰又“呸”的一聲,往我臉上狠狠吐了一口濃痰!

小說《蛟龍出?!?003 吳云峰的威脅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免费试玩 棒球比分多少结束 cba比分记录 个人投资稳定理财产品 百度网球比分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人工计 微乐棋牌辽宁安卓版 奥勒松莫尔德比分推荐 冲田杏梨番号soe-607 山西快乐十分 拉力赛车最高速度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cba比赛各队比分 超级体育比分网 世界著名股票指数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 500比分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