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億萬甜妻太惹火
億萬甜妻太惹火

億萬甜妻太惹火 時嫵 著

已完結 墨紀天顧清歌 古言腹黑武俠言情

更新時間:2019-08-20 10:05:25
主角叫墨紀天顧清歌的小說叫做《億萬甜妻太惹火》,它的作者是時嫵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一句承諾,將她和一個陌生的男人捆綁在一起,她的生活從此天翻地覆。 “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 撒旦的愛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他逼她吞下墮胎藥。 她心灰意冷,他卻霸道地圈住她...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咔嚓——

門聲響了,顧清歌有一種想要挖一條地縫鉆進去的沖動,最終只能起身在床上收拾著。

她準備今天晚上去沙發上睡。

傅斯寒進門以后根本不理她,像是沒有看到她一樣,直接就進了浴室去洗澡。

顧清歌聽著浴室傳來的嘩啦啦水聲,說不清心里是何等滋味。

把自己當成透明的更好,這樣她今天晚上就可以安全地度過一晚了,顧清歌將被子蓋好,然后靠在沙發上閉起眼睛。

也不知道是因為他在的緣故還是沙發不夠舒服,顧清歌雖然閉著眼睛,可卻一點都睡不著。

在這里過的每一分每一秒于她而言幾乎都是煎熬。

浴室的水聲停止了,傅斯寒打開門走出來,一邊擦拭著頭發一邊打開燈往屋內走,當看到那個縮在沙發的嬌小身影時,他的步子猛地一頓。

半晌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今天自己跑到沙發上去睡了么?她這是在跟自己賭氣?

賭氣?

傅斯寒微瞇起眸子,不過是一個耍心機,又貪慕虛榮的女人而已,有什么氣好賭的?

不過她知道自己收拾被子去沙發上睡,倒是還有幾分自知之明。

只不過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找她。

傅斯寒走過去,猛地將內室頭頂上的水晶吊燈給打開,刺目光芒讓顧清歌再也無法緊閉雙眼。

她掀開被子坐起身來,一雙清澈的眸子不解地看著傅斯寒。

傅斯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冷冽如冰的眸子忽然一轉,像是想到了什么。

“讓你吃的東西吃了嗎?”

果然!

顧清歌心中一陣咯噔,他果然還記著這事呢,耀眼的燈光下,顧清歌本就白皙的小臉又蒼白了幾分,她輕抿了一下唇角,“我……”

她不是個擅于撒謊的人,可這會兒卻只能期期艾艾地道:“吃了。”

說完她立即低下頭,因為很心虛。

傅斯寒擦著頭發的動作猛然一頓,修長的腿邁開朝她逼近,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將頭抬起來。

“女人,你知道欺騙我會有什么下場嗎?”

顧清歌心中一片驚愕,回避他那冷傲的眼神,“我沒有騙你。”

“是嗎?”傅斯寒冷笑一聲:“藥呢?當著我的面再吃一次。”

聽言,顧清歌瞪大眸子,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拿來。”

傅斯寒面色陰沉地看著他,俊美的臉龐此時像極了一只兇獸,顧清歌沒有辦法,只能伸手從睡衣口袋里將藥瓶子拿了出來。

“我真的有吃過了,我……”

避孕藥突然被他奪了過去,然后他當著顧清歌的面倒了一顆出來遞給她。

“吞下去。”

顧清歌看著面前這顆藥物不斷地搖頭:“我真的已經吃過了,你為什么不信我?你不能這樣!”

傅斯寒眸色一冽,突然掐住她的下巴,臉色陰郁,像是無情冷血的帝王。

“不是什么人都配懷上我傅斯寒的孩子!”

“啊——唔。”

傅斯寒強迫她張開嘴巴,然后將藥片塞進了她嘴里,雙眸如電。“咽下去。”

“唔。”顧清歌在他的鉗制下用力地掙扎著,忽然轉過頭直接對著他的手指頭咬了下去。

傅斯寒痛得悶哼出聲,甩手退了幾步,同時顧清歌也被他甩了出去,嬌小的身子無力地跌倒在地沙發上。

可是她很快又爬起來,將自己嘴里的藥片給吐掉,因為掙扎,所以眼淚從眼眶里溢出。

這一幕讓傅斯寒蹙起了眉。

那雙純凈的眼睛……

“你用不著擔心我會懷上你的孩子,然后用孩子來威脅你,因為我對你也沒有好感。我們可以各過各的,如果你實在忍受不了,那么我可以從這個房間里搬出去,或者我們離婚。”

“離婚?”傅斯寒冷笑出聲,“你說離就離?”

顧清歌咬住下唇,抬起頭倔強地同他對視,那雙眸子清澈如洗。

“對我沒好感?”傅斯寒扯唇冷笑:“你是對我們傅家的錢和地位有好感嗎?”

“……”

望著他嘴角惡劣的笑意,顧清歌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招惹了一頭惡魔,下唇幾乎要被她咬出血來,她憤憤地道:“我這輩子都不會喜歡上你這種自以為是的男人,我也不稀罕懷上你的孩子,對你們傅家的財產更是不感興趣!”

“是嗎?那是最好不過了,記住你的身份。如果不是因為我奶奶的病情,我根本不會和你這種女人結婚。”

顧清歌垂下眸子,睫毛上還夾著淚珠,她深吸了一口氣,“我不是自愿嫁過來的,如果你想離婚,我也可以答應你。”

“呵,現在談離婚尚早,不過……”

傅斯寒突然折出去,過了一會就回來了,將一個牛皮紙袋扔在她面前。

顧清歌咬著下唇坐起身,“這是什么?”

傅斯寒冷著臉沒有回答她的話,她只好自己打開袋子看了一眼,發現居然是一份離婚協議書。

“等我奶奶病情穩定,這份離婚協議書就奏效,到時候你自己離開傅家。女人,敢不敢簽?”

顧清歌抬起頭,睜著那雙純凈的眸子同他對視。

傅斯寒原來是不屑的,可一看到她那雙清澈如洗的眸子,又覺得自己所做的這一切充滿了罪惡感。

他蹙起了眉,別開眸子避開了她的視線。

該死的,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有什么可罪惡的?

他傅斯寒的女人一定要是那種乖巧聰明,安靜溫婉的單純女子,絕對不可能是眼前這種心機女!

他的話,顧清歌記在心底。

而傅斯寒也不會知道自己今日的所作所為會給他日后帶來多大的痛苦和悔意。

顧清歌抬眸看了他一眼,最終咬下唇拿起筆,翻到簽名字簽下自己的名字,沒有一絲停頓和猶豫。

傅斯寒忍不住蹙起眉,“不把合同看一遍?”

顧清歌將筆擱下,面色淡淡的。

“不管我看還是不看,結果都是要簽。”

“哼。”傅斯寒冷哼一聲:“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他伸手將合同拿起來,掃了一眼簽名處。

顧清歌三個字秀氣靈動躍于紙上,傅斯寒眸色深了幾分。

哼,字倒是寫得挺好看的、只可惜,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

傅斯寒掃了她一眼,突然加了一句:“離婚以后你是凈身出戶,什么也得不到,這樣也不后悔?”

顧清歌坐在那里沒有什么動作,這讓傅斯寒忍不住詫異,這個愛慕虛榮的女人聽到凈身出戶難道不應該有所反應?她居然還呆坐在那里。

一時之間,傅斯寒覺得自己有些看不懂眼前這個女人了。

顧清歌卻忽然想到了什么,抬了一下眼皮,然后朝傅斯寒看來。

“我有個條件。”

聽言,傅斯寒眼神冷了幾分,“說。”

果然是愛慕虛榮的女人。

“在我們沒有離婚之前,你不許再強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顧清歌絞著手指硬著頭皮說了這句話。

傅斯寒以為自己聽錯了,原以為她提的會是關于錢的要求,沒想到她提的居然是……

“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我不愿意,你都不能強迫我。”

顧清歌望著他,再重復了一遍,而且加重了語氣。

傅斯寒同她對望半晌,忽而冷笑一聲:“怎么?難不成你以為像昨天晚上那種事情還會繼續發生?”

他這語氣明顯就是赤裸裸的羞辱,顧清歌白凈的小臉一陣青一陣白。

“不干凈的女人,我不會碰第二次,明白么?”

聽到這個詞,顧清歌覺得心里憋屈得很,明明她之前就一直很好地保留著自己的處子之身,可沒想到會突然發生這么大的變故,她忽然人奪去了清白。

現在又因為這事而被傅家的人瞧不起。

不過顧清歌抿著唇挺直自己的腰桿:“好,這是你自己說過的。”

“我說過。”

“那你就是答應以后不再強迫我了。”

“嗤。”傅斯寒冷笑一聲,然后拿著合同揚長而去。

顧清歌見狀,急急忙忙地從沙發上跳下來跟上去:“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你……”

砰!

小說《億萬甜妻太惹火》 第7章:我們可以離婚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腹黑小說
  3. 武俠小說
  4. 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免费试玩 奥彩网 打游戏赚钱怎么入手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 做树脂瓦赚钱吗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17129期双色球开奖现场 浙江11选5爱彩乐 高频彩走势 325棋牌老版 山东群英会中奖表格 赚钱手游大全 安徽11选5历史最大遗漏 3d组3复式中奖多钱 婚庆赚钱不 北京pk10直播视频 二分彩单双大小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