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日志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寒門走出的王者

更新時間:2019-07-04 09:39:57

寒門走出的王者 連載中

寒門走出的王者

來源:掌文作者:淪陷的書生分類:都市主角:王詩琪陳小天

完整版小說《寒門走出的王者》是淪陷的書生最新寫的一本社會都市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王詩琪陳小天,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爸是個瘸子,以撿破爛為生,打小,我就遭人白眼,被人嘲弄,我一直活在自卑和恐懼中,直到有一天......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走出教室,數學老師迎面走了過來,他對我問道:"陳小天,都上課了,你去哪?"

我沒有理他,徑自地往前走著。

我不敢走快,我怕身上的屎漏出來,我只能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走,外面還下著小雨,出了教學樓,雨水就澆灌在我的身上,但我卻一點知覺都沒有,整個人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雨不停地下,我不停地走,所有情緒從我心底抽離,所有思緒從我大腦放空,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一回去,我就發起了高燒,我的渾身濕透,頭腦發暈。拖著疲軟的身子,我洗了澡,洗了衣服,然后躺到了床上,蓋好了被子。被子挺厚,可我還是感覺很冷,我蜷縮在被子里,瑟瑟發抖!

中午,我爸回來了,他看我躺在床上,摸了下我的頭,發現燙得厲害,他頓時就著急了,連忙對我道:"小天,你趕緊跟我去醫院!"

我虛弱道:"我不去。"不管我爸怎么勸我,我都堅持不去。

我爸沒辦法,只能去診所把醫生請了過來,給我打了一瓶點滴。之后,我爸還特意到附近的小賣部,用公共電話給班主任打了個電話請假。

這一天,我在渾渾噩噩中度過,想睡覺,可是一閉上眼睛,那畫面全是屎,耳邊也全部是對我嘲諷的聲音,我嚇得都不敢閉眼。

次日早上,我爸起床,看我還躺在床上,就過來摸了摸我的額頭,發現高燒已經退了,他立馬就道:"小天,你燒已經退了,可以去學校了。"

聽到學校這個詞,我心一抖,神經都繃緊了,對我而言,這地方就好像是地獄一樣,讓我打心里恐懼,我不想去那里,我只想像烏龜一樣,躲在龜殼里,一輩子不出來,所以我對著我爸,弱弱地說道:"爸,我不想上學了。"

我爸聽到這,人都愣了,平時我上學是最積極的,不管刮風下雨,我都會堅持上學,可現在好好的,我不去上學,這實在讓我爸疑惑,他對著我問道:"你是不是在學校遇到什么事了?你跟爸說,爸會替你處理。"

曾經我爸用菜刀去威脅周昊,以為這樣就能保我平安,可最后的結果,卻是慘淡至極。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告訴我爸關于周昊的事,我只能對他說道:"不是,我只是不想讀書了,我想退學。"

說到這里,我一直隱忍的眼淚,突然涌了出來,淚水,打濕了枕頭。

我爸看我哭了,都急了,他坐到我床邊,一邊安慰我,一邊對我勸解道:"孩子,你可不能有這想法啊,書是一定要讀的,你爸就是因為沒讀書,所以沒出息,爸現在就指望著你,你要不讀書,將來這個社會都容不下你呀!"

我爸的話,語重心長。我聽了,更是心傷。一直以來,我都是我爸唯一的期待,從送我上學第一天起,他就指望著我能有出息,我也真的努力了這么多年,難道,現在我就要這么放棄?

放棄了讀書,我能干嘛?我總不能跟我爸一樣,撿垃圾吧?對我而言,讀書是我唯一的出路,就算不為了我自己,我也要為了我爸,堅持到底啊!只有讀書改變了命運,我爸才能真的心寬,將來我也許還能帶他過上好日子。

而且,周昊真要對付我,我躲家他也一樣能對付,逃避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我只能不停往前,哪怕再難再苦,我也必須扛。

想通之后,我就坐了起來,慢慢開始穿起了衣服。

我爸看我這么利索,不解地問道:"你要干嘛?"

我嚴肅地回道:"去上學!"讀書這條路,我不能放棄,就算跪著,我也要走完!

簡單吃了早飯,我就去了學校。

一進學校,我就產生了深深的恐懼感,我開始害怕面對,整個人變得非常不自在,感覺全校都知道我拉屎在身上一樣,似乎全世界都在嘲笑我,我不敢看任何人,一直深深埋著頭,慢慢朝教室走去。

剛進教室,我就聽到了刺耳的聲音:"哦,這不是屎王陳小天嗎?"

"他現在不叫陳小天,應該叫屎小天。"

"哈哈,這家伙的屎是真臭啊,昨天搞得我吃午飯都受不了。"

"他怎么還好意思來上課啊,要是我,肯定一頭撞死算了。"

"這有什么,你可別忘了,人家爸爸是撿垃圾的,他沒點臉皮能活到現在嗎?"

"唉,希望他不要再在教室拉屎了,我實在是受不了那味。"

各種諷刺的聲音,如颶風海嘯,咆哮著涌來,把我徹底席卷淹沒,讓我喘不過氣,呼吸困難,我整張臉變燙,胸口發悶,人很難受。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硬生生承受,我頂著這些恐怖的聲音,邁著無比艱難的步子,默默走向了我的座位。

直到我坐下,那些聲音還是不絕于耳,大家都在興頭上,非要拿這事嘲笑我,我感覺自己周圍仿似有無數只蒼蠅在嗡嗡嗡,我的頭都要炸了。就在這時,一直沉默的王詩琪突然怒拍了下桌子,大聲道:"都別吵了!"

這下,我的世界才終于清靜了!

上午第一節課結束,劉希又找上來了,他敲了敲我班的門,叫道:"陳小天,出來!"這一次,他的語氣更加強硬。

我一看到這冤魂,心里就害怕,我實在不想去面對周昊了。但是,我又太清楚,我躲不過他,我既然決定了要在學校繼續讀書,就注定要繼續接受周昊的摧殘,對這個惡魔,我只能順從,不能忤逆。所以,我沒多猶豫,直接起身,往門口走去。

王詩琪見周昊又讓人找我,她也很煩,但這次,她沒有阻止我,因為她知道,我躲在教室,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而她,也幫不上我。

我一路低頭,跟著劉希,上到了教學樓的天臺。

此刻的天臺,聚集著一伙人,正是以周昊為首的一群混子學生,他們正在這里抽煙,天臺上凌亂地散布了許多的煙頭,顯然,這地方就是他們平時的抽煙之所。

見我上來,周昊把煙頭丟了,踩滅,然后他對著我隨意地問道:"陳小天,知道我叫你來干嘛嗎?"

我忐忑道:"不知道。"

周昊慢慢走近我,對我很嚴肅地說道:"我叫人打傷了你爸,讓人把你那個破爛的家給拆了,你不生我氣嗎?"

我低聲道:"不敢。"

周昊頓了頓,又問道:"那我在肯德基門口逼你跪著吃我踩爛的東西,你也不恨我?"

我繼續道:"不敢。"

周昊沉默兩秒,再次問道:"那我在你班上把你打出屎來了,這事可是全校都知道了,你也不怨我?"

一聽到這,我的靈魂都好似抖了抖,這個恥辱,是烙印在我心上最深的傷疤,我要說不痛恨周昊,那是不可能的。但,我還是低著頭,悶聲道:"不敢。"

這兩個字,是我能給周昊的唯一回答,我確實不敢對抗他,哪怕我被欺負得再慘,我也不敢有怨言,我只能吞下這所有的恥辱與傷痛。

聽完我的回答,周昊忽然鼓起了掌,他一邊鼓掌,一邊對我說道:"陳小天,你真的讓我佩服啊,說實話,我平生真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么廢的窩囊廢,你真是一個奇葩啊!"

周昊的兄弟們聽了這話,都表示贊同,紛紛嬉笑了起來。

對我來說,周昊的言語諷刺,算是對我最輕的處罰,我并不在乎他這種口頭上的侮辱,我只是忽然抬起頭,對周昊懇切地說道:"那昊哥能不能放過我?"

周昊搖了搖頭,正色道:"不能!"

我臉一抽,問道:"你為什么就不能放過我?"我真的很怕今后的人生都被周昊纏繞,我不想過那樣噩夢纏身的日子!

周昊聽到我這么問,突然眼神一冷,隨即,他盯著我,緩緩說道:"想知道嗎?那我告訴你為什么,因為我覺得,就是你砸破了我的頭,除了你這個廢物,我根本想不到其他人,別以為你慫得跟孫子一樣,我就會打消對你的懷疑,告訴你,不可能!現在我出院了,我就會把這事徹查到底,我一定會查出真相的!"

周昊的話篤定又帶有強硬的氣勢,我聽了之后,整個人如墜冰窟,原來,周昊一直就沒有取消對我的懷疑,他根本就沒想要放過我,難怪他到班上跟王詩琪鬧矛盾,都要拿我出氣,他那就是拿王詩琪當借口,故意都要找理由打我。

我無法逃脫了,周昊這魔鬼是徹底纏上我了,等他查到真相,我更會死無葬身之地。我很怕很擔心,但我表面上,卻還要維持鎮定,我看著周昊,很無辜地說道:"昊哥,你誤會了,那事真的不是**的。"

周昊完全不聽我廢話,他直接對我擺擺手道:"你不要跟我說這些沒用的,你不承認沒有關系,反正我現在也沒有證據,我不會把你怎么樣。但是,在我找到證據之前,你作為第一嫌疑人,就該受點教訓,我會每天打你一頓出氣。"

說完,他就毫不客氣對我踹來一腳,一下把我踹倒在了地上。

接著,他大聲道:"給我打!"

立刻,他的那群兄弟,就圍住了我,對我瘋狂暴揍,無數的拳腳,不停砸在我身上,我身體很疼,骨頭都吱吱作響,我太難受了,但我只能含淚默默忍著。

一直到上課**響起了,他們才停止了對我的毆打,隨即,周昊帶著他的人,囂張離去。

天臺靜了下來,風吹在我殘破的身體上,帶出了一片凄涼。

我躺在地上緩沖了一下,然后便忍著疼,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拍干凈身上的衣服,我就走回了教室。

后來,王詩琪找過我,想問問我和周昊的情況,我沒理她,甚至都沒敢看她,昨天在教室被打出屎的恥辱,今天在天臺周昊給我的恐懼,都讓我痛苦絕望,我沒臉面對王詩琪,我也害怕和任何人說話,我完完全全把自己封閉了起來,拒絕外界一切。

第二天,星期五,上午第三節課剛下課,我又被周昊叫去了天臺。

今天的周昊,好像心情很不好,他沒讓他的兄弟打我,而是自己親自動手打我發泄情緒,他打得非常狠,整個人都像陷入了瘋狂。雖然他傷勢還沒痊愈,但他的力氣卻很不小,每一拳每一腳都跟大錘一樣錘在我身上,我這個星期挨了太多次打,幾乎天天都被打,這讓我身子的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本來我就從小營養不良,身體素質不太行,所以今天,在周昊的瘋狂攻擊下,我都被打得吐出了幾大口鮮血,臉色也變得跟死人一樣白。

周昊的兄弟,見我成這樣了,他們立即拉住了周昊,劉希還對周昊勸說道:"昊哥,別真把人給打死了。"

周昊停了下來,看了兩眼躺在地上的我,然后他對著我呸了一聲,不爽道:"果然是個極品廢物,這么不經打,下次我希望你給我多撐點時間!"說完,他就帶著他的兄弟,離開了天臺。

我躺在地上喘息了好久,才艱難地爬了起來,接著,我拖著破敗的身軀,扶著墻,回到了教室。

第四節課的課上,我一直在咳嗽,可能是因為被打出了內傷,我甚至都咳出血來了。

一直對我挺關注的王詩琪,看出了我受了很重的傷,所以一下課,她就跑過來對我說道:"陳小天,你好像傷得很嚴重,我帶你去醫院吧!"

我照舊沒有搭理她,直接低著頭,默默地離開了。

平時我走回家,只要二十分鐘,今天我走了半個多小時,才終于走到家。來到家門口的時候,我已經快撐不住了,一雙腿都在顫抖,人也虛弱到了極點。

我爸已經在家給我做好了午飯,他見我回來,立刻就對我高興地說道:"小天,你回來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今天爸爸在外面撿了一個錢包,我把它交還給失主了,那好心的失主給了我一千塊酬金,我今天特意給你做了頓紅燒肉。"

紅燒肉是我最愛吃的菜,做夢都想吃,要在平常時候,聽到我爸做了紅燒肉,我肯定會開心死。但這一刻,我想開心都開心不起來,我還來不及說什么,雙腿就站不住了,整個人癱軟地倒在了地上。

我爸見狀,頓時嚇壞了,他立馬把我抱到了床上,然后摸了摸我的頭,發現并沒有發燒,他又拍了拍我的臉,對我呼喚道:"小天,你怎么了?你千萬別嚇唬爸啊!"我爸很緊張,很擔心,他的額頭,都滲出了汗水。

我不想讓我爸著急,我想告訴他我沒事,可是,我的喉嚨卻像是被什么東西給堵住了,根本就說不出話,我的身子,還一直在不停地抖動。

我爸發現了我的不對勁,立即,他就來掀我的衣服。

一掀開,我爸的雙眼倏然瞪大,因為他看到,我被衣服包裹的地方,沒有一片是完好的,我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全是傷痕,很多地方還滲出了血跡,看過去慘不忍睹。

下一秒,我爸的眼睛突然通紅,他捏緊拳頭,咆哮著吼道:"告訴我,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

從小到大,我第一次見我爸發這么大的火!

小說《寒門走出的王者》 第十九章 我爸的怒火 試讀結束。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第二章 父愛如山
  • 第四章 闖下大禍
  • 第三章 瘋狂的周昊
  • 第一章 屈辱的生活
  • 第六章 王詩琪挨打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輪回重生小說
  3. 神仙妖精小說
  4. 情有獨鐘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免费试玩 怎么转发小说链接赚钱 微信卖水果干茶赚钱吗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艾美国际赚钱方式 职业养猫赚钱吗 梦幻西游杀天罡地煞赚钱吗 梦幻90级押镖赚钱吗 做房子装修赚钱吗 雨花庭怎么赚钱 史莱姆摆摊赚钱吗 柠檬赚钱开花能结果吗 包图网如何赚钱 仙侠世界2 怎么赚钱 卖咸杂赚钱吗 股票开盘时间 网上推销东西赚钱